当前位置首页剧情片《唐寅在异界·动态漫画 第一季》

唐寅在异界·动态漫画 第一季10.0

类型:国产动漫 国产 2022 

主演:唐寅 

导演:BB 

剧情简介

《唐寅在异界·动态漫画 第一季》 - 唐寅在异界漫画最新更新武艺高强的男孩唐寅热血心肠地救下了被欺负的女孩,但之后却不知为何来到了一个他完全不熟悉的一个另外一个文明的异世界大陆,为了寻找回去的办法,唐寅只得先在异界生存下来。为了躲避黑熊、猎豹的攻击,唐寅阴差阳错地来到了一个古战场,并成为了一名士兵。成为士兵的唐寅,一路上收获了一帮信任他、拥护他的队伍,也收获了友情。

唐寅在异界569

第五百六十九章 长孙渊虎战死的当天,魏征就令人将此消息赶快传回良州,告之严初,并写了一封密信,说长孙渊宏是家中独子,长孙渊虎也是独子,两人虽非一奶同胞的亲兄弟,但关系更胜亲兄弟,他让严初不要再出面请长孙渊宏回都,而是让长孙渊宏的父亲长孙策和长孙渊虎的父亲长孙战两个老哥去请,只要他俩前去,长孙渊宏必定回都。 严初多聪明,这时候她已然理解魏征当初为什么建议带长孙渊宏出征,不过他也不点破此时,按照魏征的意见,他派人找来长孙策和长孙战二人,满脸愤怒的将长孙渊虎战死沙场的事说出。 长孙战就长孙渊虎这么一个儿子,听闻儿子死于两军阵前,老头子险些当场悲晕过去,长孙策也在旁一个劲的擦眼泪,跺足捶胸,摇头哀叹。严初不无动容的说道:“风贼来势汹汹,军中猛将如云,我军实在难以应对!如果渊宏将军还不肯出山,我大宁的儿郎不知道要有多少人死于风贼的手上!” 不用严初讲明,长孙策已颤声说道:“大王,微臣即刻前往西部,就是托,也要把犬子拖回来,让他为国尽忠、为弟报仇!” 听了这话,严初兴奋的快要蹦起来,有长孙策出面,那事情就好办了,就算长孙渊宏再顽固,也不可能不听自己父亲的话吧?这是,长孙战接着说道:“大哥,弟与你同去,如果侄儿不肯回都,我就一头撞死在他面前!” 事情正按照魏征预想的那样发展,得知长孙渊虎战死,长孙策和长孙战这两个老哥俩都坐不住了,双双前去宁国西部,下了狠心要带长孙渊宏回都。 另一边,魏征所统帅的五十万宁军还在与风军对峙。 吴广出战的第二天,唐寅升帐,下达了全军进攻的命令。 他令平原军为前军,打头阵,令三水军和天鹰军为左军和右军,策应两翼,直属军即为中军也为后军,做压阵和增援之用。另外,他又令叶权和高义各率五千人马,分别埋伏在己方阵营左右十里之外,一旦见到有南海和建兴的城军前来增援,可阻杀之。 唐寅连珠炮似的传完命令,而后,风军全体出战,在宁军大营前列好战阵。 以魏征为首的宁军也随之出战,不过看其兵力,似乎并没有五十万之众,差不多四十万人左右。不过就但是那个年代而已,出征的兵力没有实打实的,为了震慑对手,都会多吹嘘一些,十万人宣扬成二十万,三十万人宣扬成五十万,六十万人号称百万,这都是经常的事。 宁军依仗己方人多,在大营前方部起鹤翼阵。鹤翼阵的重点在两翼,讲究的是两翼包抄,贺龙围攻。 在两军交战之前,魏征首先催马走出宁军阵营,指名点姓的叫唐寅出来说话。 听说魏征喊自己出去,坐镇中军的唐寅冷笑一声,嘟囔到:“要打就打,拿来的那些废话?”虽然是这么说,不过唐寅还是骑马走了出去,上官兄弟、程锦等人则在后面紧紧跟随。 到了两军阵前,唐寅向对面往往,之间宁军阵营的前方站着一群马队,为首的一位,是个虚发斑白的老者,虽说上了年岁,但精气神却十足,一身的戎装,背披大红的帅氅,腰板挺的溜直,没有一丁点的老态龙钟之相。 唐寅暗暗点头,看来此人就是宁国有名的大将魏征了!他仰起头来,傲然说道:“魏征,你找本大王有何话要说?难道你要投降我军不成?” 他在打量魏征的同时,魏征也同样在打量他。看清楚唐寅的模样,魏征心中暗叹一声好一个年少有为的君主!单从外表上看,唐寅绝对称得上是俊美。他眉分八彩,目若朗星,鼻梁高挺,唇红齿白,五官深刻,脸上棱角分明,天生笑面,使他刚毅英俊的貌相有透出和善无伤的自信。就算他不是一国之君,只是个普通人,任谁见了也会忍不住多瞅几眼。深吸口气,魏征不为唐寅的话所动,他含笑说道:“风王,本帅是来劝你罢兵回国的。你风国的国力没有我大宁强,你风国的兵力没有我大宁多,你麾下的大将没有我大宁众,短期你可以通过偷袭的手段占得一些先机,但战争一持久,你风国必不是我大宁的对手,风王,如果你是个聪明人,就早该收兵回国,不然的话,你和你手下的数十万将士,恐怕就谁都回不去了。不久之前的二十万风军在河东全军覆没可是前车之鉴啊!” “哈哈——”唐寅闻言,仰面大笑起来,傲然说道:“阁下何不算算你们在河东已损失掉多少兵力了?现在我大风的将士早已今非昔比,该退兵、该乖乖让出河东地区的是你们才对,如若不然,你宁国的国力再强也会被耗光,你兵力再多也会被杀光,你大将载重也只会成为我军将士建功立业的垫脚石罢了!” “风、风、风——” 唐寅话声刚落,后面的风军将士已齐齐振臂高呼,喊喝之声惊天动地,震耳欲聋。唐寅面带微笑,微微抬起手臂,制止住下面将士们的呐喊,看向魏征,笑问道:“阁下以为如何?” 魏征摇摇头,说道:“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既然你们要送死,本帅也只能成全你们了。风王,我可以和你打个赌,此战我军必胜!” “哼!”唐寅耸肩哼笑一声,懒得在和魏征多说废话,他边拨转马头会往本阵,边头也不回的摆摆手说道:“本王拭目以待!” 双反主将的谈判破裂,接下来就是两军全面交战。 不等风军的战阵前压,宁军到是毫无畏惧的主动向前推进。四十万的宁军,各个都身着钢盔钢甲,在太阳的映射下闪闪发光,将地面震的一颤一颤。 退回到中军的唐寅见到宁军战阵主动逼近己方,他冷笑出声,摇头说道:“宁军就这么急于来送死吗?”说着话,他侧头对传令官说道:“通知前军的萧慕青,让他有多大力给我使多大力,务必先击垮宁军的前军!” “是!大王!”传令官答应一声,催马飞奔出去。 而后唐寅也下达了全军进攻前压的命令。 轰、轰、轰、——风军在前进是齐齐敲打盾牌,以盾声为进军的节奏,平元军、三水军、天鹰军、直属军四大方阵开始齐齐向前推进。 风、宁两军迎面推进,双方很快就进入到对方的射程,两军的箭阵也几乎是同时放出去的。 呼! 一瞬间,两军前军的上方皆腾起一片乌云,漫天的箭支遮天蔽日,一齐飞射到半空中。两团乌云在空中相遇,噼噼啪啪的碰撞声不绝于耳,武说的残羽断箭从半空中散落下来,不过还是有更多的箭支穿过对方的箭幕,在空中画出一道道弧线,向敌军的头顶飞落下去。 扑、扑、扑…… 两军的阵营里,箭支的击盾声、破甲声、中箭声、惨叫声同时响起,双反皆有大批的士卒中箭倒地。 位于中军的魏征吓了一跳,坐在马上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向上窜了窜。他没有想到,风军的箭阵竟然也变的如此之强,不仅射的和己方一样远,连威力都不次于己方,风军本就善于近身搏杀,现在他们又把剑术练的如此厉害,无意是如虎添翼,难怪己方将士抵挡不住,在河东连丢三城,目前的风军战力之强,确实称得上是虎狼之师。 魏征深吸口气,侧生挥动手中的小令旗,见状,一旁的马车上的实足力气拼命擂鼓的宁兵士卒们立刻停止手上的动作,顷刻之间,宁军内鼓声停止。擂鼓进军,鸣金收兵,这是战场上最简单的术语,鼓声停止,依旧意味着不要在前进了。 魏征麾下的宁兵训练有素,鼓声刚一停歇,全军仿佛来了个急刹车似的,马上停止前进,下面的将士如同钉子似的站在原地,与此同时,前方的士卒立起长盾,后方的士卒则将盾牌高举过头顶,眨眼工夫,宁军这辆向前移动的钢铁战车就变成了稳如泰山的钢铁堡垒。 叮叮当当——风军的箭矢射在宁军阵营的盾牌上,劈啪作响,火星四溅,不过杀伤力却已大减。等风军的箭阵刚一过去,宁军立刻放下盾牌,以最短的时间将箭阵回射出去。正向前进军的风军阵营不可能像原地不动的宁军那样摆出铁板一块、无懈可击的盾阵,当宁军的箭雨飞到近前,风军阵营里又是一片凄惨的叫声响起,数之不尽的士卒被射翻在地。 前军统帅萧慕青舔了舔发干的嘴唇,传令给部下,动用破军弩,击碎宁军的盾阵。 破军弩威力强大,但又不像抛石机和破城弩那么体积庞大,非常便于在军中隐藏和携带。 听到萧慕青的命令,下面的兵团长和千夫长们立刻指挥手下士卒,做出相应的变阵。 只见风军的前方士卒纷纷向左右两侧分散,后面的士卒飞快的将五十台破军弩急推出来,对准宁军的盾阵,齐齐发射出去。